类似丝瓜视频的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楚警官,那我先去给这姑娘抽血化验一下。化验结果出来至少要半小时。”

那姚医生考虑了一下,按了床头的呼叫铃,叫护士拿了抽血的东西过来给凌琦抽血。

在等待护士过来的时候,他给凌琦检查了心率呼吸以及瞳孔,除了心率较慢血压较低外,没有多少不良反应。

等护士抽了血,自己亲自拿了那注射器和刚抽的血去了化验科。

楚夜在病房守着,没过多久战谦言就回来了,脸色阴沉,“苏远山病房的垃圾桶里没有药瓶。”

想到苏远山一脸怨毒的看着他,说要让他尝到亲眼看到喜欢的女人死掉的滋味。

苏远山从没反省过,儿子为什么会背叛他,妻子为什么会对他心寒至此。

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。

如果不是战谦言蓄意引诱挑拨,儿子不会把股份给他,更不会对自己心存怨念。

他逼问了苏远山那是什么药,可苏远山本就是要让凌琦死,怎么可能会说?

固然他还是庆吉股东,但家人离心,属下背叛,让他迷了心窍,一心想报复战谦言,混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判刑。

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

他恨妻子不识大体。

怨长子不仁不孝,不顾亲情。

更恨苏培培这个扫把星。

一切不幸,仿佛都是在认回她这个外甥女开始的。

“在这里守着,我去他病房楼下看看。”

楚夜知道战谦言此时方寸大乱,见他紧攥的拳头上染着血,脸色阴沉至极。

想必之前是揍过苏远山了。

苏远山在病房里,没处可去。

总不可能是让人直接带了注射器过来。

而且想必他心里也清楚,别人未必肯为他担下害人的罪名。

万一人家用了普通的维生素他也无从得知。

那药瓶既然不愿让别人发现,他或许会丢到楼下去也未可知。

不管怎么样,下去找找,也总比等化验结果要快些。

战谦言薄毅的唇瓣紧抿,沉着脸点头。

楚夜拍一下他肩头,转身出了门。

内科在五楼,楚夜下楼后走到对应苏远山病房窗户的地方。

那里正是一片草坪,他不过找了几分钟就找到两个小指大小的透明药瓶。

是麻醉剂!

为了粗略估计剂量,他又找了一会儿,在一个石凳附近找到一些碎片。

碎片不多,应该是一个瓶子。

心里有了数,他没有上楼,而是去化验科找了姚医生。

姚医生正在等结果,见楚夜过来,说明之后,也觉得凌琦被注射的很有可能就是麻醉剂。

医院的医疗垃圾都是严格管理的,尤其是麻醉剂这样的处方药。

麻醉剂外科用的多,内科却基本上不怎么用。

更不存在有人把药瓶扔在外面。

为了保险起见,姚医生还是让化验科的人继续化验,自己则带着楚夜回了内科。

他们去的时候,愈展辰也在。

他已经给凌琦把了脉,听了楚夜和姚医生的判断,他也觉得凌琦这状态像是注入了过量麻醉剂。

“楚警官说,下面有三个完整的瓶子,以及一个碎裂的。注射器里遗留的药量不足4毫升,也就是说凌小姐至少被注入了一瓶还要多一些。”

姚医生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