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污软件草莓视频下载地址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开场点名过后,正式进入木兰电影节的主题,颁奖典礼开始,此次颁奖典礼竞争相当激烈,近一年好作品不少,角逐最佳编剧奖,入围的就有五部。

大屏幕上播放每一部的短片,短片结束后,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,姚庆感慨道:“看完这几部短片,真是各有千秋,倘若我是评委,我都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才好。”

“心疼我们的评委三秒钟,每年面对电影的大收获,他们在评选时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,同时,也向我们的编剧致敬。”

台下再度响起如雷的掌声,姚庆在掌声中宣布了最佳编剧奖的得主是,“《初夏将临》的编剧蔡琳,感谢为我们带来如此动人的青春题材,我们的青春不只有流产和堕胎,还有热血与最简单最纯粹的爱情。”

年轻的小姑娘,满脸的胶原蛋白,脸颊红扑扑的站起来,朝四周鞠躬,然后不慌不忙的上台去领奖,她从颁奖人手里接过小金人,激动兴奋得直掉眼泪。

台下再度响起热烈的掌声,她接过话筒,“感谢大家,感谢评委们对我的肯定,得知《初夏将临》入围最佳编剧奖,我又惊又喜又茫然……”

言洛希听着蔡琳的获奖感言,莫名的感到感同身受。

“其实在座的各位,我更想感谢一个人,那就是初夏的饰演者言洛希,在拍摄途中,剧本进行过修过,刚才短片里那段热血的飙车,其实就是洛希提出来的,她的建议丰满了初夏这个人物的灵魂,也让这部剧从简单的小幸福中升华。”

言洛希见蔡琳的目光落向她,她朝她点头示意,大屏幕上切换着现场的情况,她温柔娴静的模样一闪而过,接下来最佳导演奖,最佳男主角奖,都由《初夏将临》摘得桂冠。

言洛希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,在电影节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同一个剧组出了最佳男主角,那么最佳女主角一般都会失之交臂。

白骁回头,看她紧张的模样,他低声道:“别担心,洛希。”

邻家小姑娘的清纯写真

言洛希缓缓一笑,心情彻底放松下来,看着屏幕上播放短片,《初夏将临》摘选的短片是初夏与江临相遇那一段,言洛希看着大屏幕上的自己,情感丰沛饱满,一双黑眼睛明亮而耀眼。

短片很快结束,播放下一个短片。

一阵热烈的掌声后,大磊调侃了几句,宣布最佳女主角的得主,“恭喜《愿》的女主角许薇斩获了最佳女主角的桂冠,请许薇上台领奖。”

言洛希一怔,意识到摄像头转向她,她已经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,微笑看着穿着鹅黄色礼服的许薇上台领奖。

心里的失落与苦涩无法言喻,强撑着电影节谢幕,她悄然离开会场,原本她是乘兴而来,此刻却是败兴而归。

她知道,她还要加倍努力,争取明年能够在电影节上夺得最佳女主角的桂冠,可是此刻浓浓袭卷上来的失落与难过,让她只想找一个地方偷偷的哭一场。

24岁,与最佳女主角奖失之交臂,明天的娱乐新闻,只怕会将她从头批评到脚。

走出会场,记者还等在外面,看见言洛希走出来,记者蜂涌而上,将她团团围住,“言小姐,对于这次评选结果,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言洛希看着一张张焦急望着她的脸,她微笑道:“与有荣焉。”

原本想从中找到爆点的记者,听见她滴水不漏的回答,他们根本就无法对这个结果感到满意,连忙道:“言小姐入围了最佳女主角,最后却没有摘得桂冠,请问有什么想对的粉丝说的吗?”

言洛希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看着镜头温声道:“没关系,明年我继续努力。”

“言小姐会感到遗憾吗?”

言洛希垂眸,敛了敛眼底的情绪,她扬起笑脸面对镜头,“不会,《初夏将临》是我拍的第一部电影,能够入围最佳女主角,说明我的表演很成功,倘若得奖就是锦上添花,没有得也不会感到遗憾。”

记者终于放过了她,因为后面陆陆续续出来的正是今天收获了最佳女主角奖的许薇,记者蜂涌过去,完全将言洛希甩到一边。

田灵芸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,挽着她离开会场,将她塞进停在一旁的黑色宾利。

厉夜祈看看她沮丧的模样,他张开双手,温柔道:“要抱抱吗?”

言洛希将脑袋靠进他怀里,她闭上热辣辣的眼睛,哑声道:“我想回家。”

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厉夜祈将她抱紧,吩咐周北开车,《初夏将临》抱走了三个奖顶,唯独最佳女主角被别人捧走。

她心里的遗憾与难过可想而知,所以他才会早早到停车场来等着她,就是希望自己是第一个安慰她的人。

一路无话,车子驶入半山别墅,厉夜祈抱着她下车,大步走进别墅,梅梅听到动静从别墅里窜出来,一个劲儿的往厉夜祈身上窜。

厉夜祈皱眉,“梅梅,别吵。”

梅梅耷拉着脑袋趴在地上,看见厉夜祈抱着言洛希径直上楼,它委屈的嗷呜叫唤,爸爸又要干坏事,才不准它打扰。

厉夜祈将言洛希抱回主卧室,胸口忽然涌起滚烫的湿意,他心里一揪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没关系的,今年没有获奖,明年还有机会,才24岁,路还长着呢。”

“可是我还是很难过。”言洛希啜泣道。

得知入围,她满怀信心而去,希望能够抱着大奖回来,可是最后却花落别家,那样的滋味没有体会过的人并不知道,真的很难受。

厉夜祈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,“我陪着,或者要我带去游乐场吗?”

“我想去的秘密基地,可以吗?”言洛希抬起头来,被眼泪冲洗得十分明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干净又澄澈。

厉夜祈心头一动,忽然将她打横抱起,“只要想去,没有什么不可以,我现在就带过去。”